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新闻 > 文章内容

李连杰:在我心中 我是个“乞丐”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1-10-27 阅读:

  向来低调的“功夫之王”李连杰近年来很少拍电影,他将更多精力用在了慈善和太极禅。近日,有媒体曝出李连杰由于脊椎受损严重可能面临瘫痪的消息,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李连杰:这跟我的人生经历有关。人生的前40年,像很多创业者一样,创造自己的财富,从34岁开始,我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活着。名利钱情,有了这四个,我们就有了安全感,但并不是每个人有了这些都快乐。我的一些总统朋友,退下来之后,跟普通人一样,还很失落。那些富豪朋友股票缩水几百亿元后,跟我们普通人家里被偷了几千元感觉是一样的。

  我生命的第一个阶段就是用10年时间学武术,第二个阶段是用20多年拍电影,第三个阶段是像一个企业家一样去创业。

  1997年我就开始思考这些了。我喜欢用阴阳相对的办法去看世界。我身边有一些亿万富翁,他们不缺钱,但他们对生活依然有困惑,依然不开心。我以前觉得有钱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后来我发现,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普通人为每个月的几千元,为孩子上学担忧,企业家是在为几十亿元担忧,都是在担忧,只是量的区别。

  李连杰:海啸可以说是最后一个闸口。在2003年时,我就在香港成立了有缘基金,但都是小打小闹。海啸那次,我离死亡那么近,所以我想,要赶紧做,否则说不定哪天撞车,人就没了。因为那一年,这种接近死亡的经历我有两三次。

  李连杰:是的。接下来,我拍《霍元甲》,从4米的高台上摔下来,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后来去到西藏,在海拔4600米的时候,发生高原反应,我才知道里面有内伤,身体的器官发生了问题。我感觉到,可能要出事。当时,脚麻腿麻,甚至有一些失禁了。当时没办法,只能往下走,但走到最近有氧气的地方,要3个小时。我只能呼吸急促地边走边喘。那时我就开始思考,生命的价值是什么,权力是什么,名利又是什么,人来到世上,光着身子来,光着身子走,钱是带不走的,所有的名利权情都是要还回去的。当把生命想通以后,我决定放弃以自我为中心的想法。脱险之后,就把所有的钱交给了老婆,我把烦恼都给她了。

  李连杰:我从来没想过做慈善家。我在壹基金里面只是一个义工,我是一个细胞和种子,去传播和分享一些东西。有人说我是武术家、演员、动作明星、慈善家、社会活动家。但在我心中,我是个乞丐,全球最大的乞丐,我乞求全球60亿人心中都有善良和爱。

  4月25日,李连杰开通了个人的微信公众号“李连杰”。这些年有人说李连杰你不好好拍电影整天搞这个那个,这些话我不会在意。有多少人喜欢你,就有多少人不喜欢你。

  李连杰:以前拍电影时当爷爷,现在当孙子,不是我装孙子,真是孙子。在国内体现得还不那么明显,在国外,保镖、律师、助手,一出来就是三四十人的团队。40岁以前,我从来不求人。但现在,我上求国家领导、政要、企业家,下到民工、百姓,为了一块钱,“善有善报”我说了几万次。

  我是武术界的专业人士,但在慈善领域还是新手,做慈善基金刚刚启动那一两年,我所受的苦,比我前40年受的苦的总和还要多。

  记者:之前有媒体报道说你在上海的房子两个亿,说你拿出来的钱只是九牛一毛。

  李连杰:我非常感谢提出质疑的朋友。但起码大家知道我不是贪污了基金的钱盖的房子。但换个角度说,我们会不会质疑李嘉诚、邵逸夫手上还有几百亿,住的房子还这么贵呢?盖茨投入了几十亿在非洲做艾滋病防治,有没有人说,你的房子咋还值5亿多元?其实上世纪80年代,这房子以前买的时候不值这么多钱,后来它升值了。

  小时候曾是“苦孩子”的李连杰起初学武术的初衷是有衣服穿,有饭吃。但因为当时的体制死板,当年他拍摄的《少林寺》火遍亚洲时,片酬只有每天1元,连在外面接戏都要单位批准才行,这让他很痛苦,他决定跳出“体制内”单干,最终,成就了一代“功夫之王”。

  李连杰:我小时候家里很穷,没有父亲,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赶紧赚钱为妈妈减轻负担。我是5个孩子里面最小的。三兄弟跟妈妈睡一起,挤来挤去,你踹我,我踹你。没多久,学武术了,因为有饭吃,有衣服穿,当时的梦想就这么简单。当时参加武术比赛,代表800万北京人民,再过一段时间,你要代表10亿中国人民,你不能做错事情。我当时每次出国500元人民币。我13岁那年,北京市的副市长带我们去伊拉克,因为16岁学徒工才有工资,我等不了3年,我在飞机上坐在团长身边,跟他说家里很穷,希望早点拿工资。副市长说“你写个申请吧”。我回家找姐姐写了个申请,后来市领导批了,工资涨到43元。后来拿一个冠军涨一级工资,我总共拿了5个,涨了5级,到顶了,涨到88元。于是就转行拍电影。

  李连杰:当然有。我19岁拍完《少林寺》,断了3根筋,当时内侧十字韧带、外侧半月板全摔断了。在医院里做了7个小时手术,医生说,我能保证你行走,但不能做剧烈运动。我当时就哭了,不知道如何面对将来。电影公司不要我怎么办?电影上演后,火得一塌糊涂,我到香港,却坐在那里垂头丧气,觉得前途未卜。我当时还领了三级残废证,这事对我精神上的打击远大于肉体上的打击。

  李连杰:当时我属于单位的人,赚钱是国家的。那时,香港是市场经济时代,有人找到我说,给你300万元拍个戏怎么样?1982年,当时对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1980年到1988年,我拍了4部电影。那时,我挺挣扎的,不能自己做主,我就决定出来单干。

  李连杰:当时我非常痛苦。写了封信给爷爷。没想到很快就收到回复了。回复有三句线.想法很好,但时机不成熟。2.好好学习。3.将来做个栋梁之才。当时我很感动,我不过是个孩子,写了封信,这么快有了回复。党和国家对我的关怀,减轻了我的痛苦,我决定继续工作。我后来写信给当时的国家主席,也很快得到批复。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这些爷爷奶奶关怀了我,给了我力量。23年来,我没敢忘记他们讲过的每一句话。我也想告诉几位老人家,我在问心无愧地为人民服务,我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中华民族的事情。

  30多年从影生涯,让李连杰的身体伤痕累累。近日来,媒体关于李连杰因为脊椎受损可能瘫痪的消息更是让人们对这位功夫偶像的健康状况感到担忧。李连杰说,自己现在已经不需要更多的钱和名,对于名利,他早已参透。

  李连杰:我不需要接班人,一个人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是很渺小的。人家连皇帝的名字都记不住,历史上有那么多政治家,军事家,我们只是在一个特殊的场合作为公众人物被人关注而已。

  李连杰:这个很难讲。我们拍戏都是按照编剧的剧本来演的,编剧最厉害了,他说谁厉害就谁厉害。

  李连杰:没有。电影都是塑造人物,塑造一个了不起的形象,大家千万别当真。我只是一个演员而已,我不是霍元甲,不是黄飞鸿,不是英雄,我就是真实的普通人,也面临着没有办法继续工作的困扰。荧幕形象和现实生活是两回事。

  李连杰:是的。当时,我一头扎到青海,3个星期没洗过澡,水都烧不开,这跟平时的生活反差很大。中国人说起死亡,好像很忌讳。实际上,只有了解死亡,你才会好好珍惜生命的每一天。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天,有了这种心态,才会珍惜生活的每一天,珍惜和家人的相处。

  李连杰:我全身断了7个地方。2000年美国的外科医生帮我做核磁共振,脊椎偏了两毫米,手术没法治。医生说,第一,停止一切运动。第二,倘若不能停止运动,将来瘫痪了给自己买一个24K金的轮椅。

上一篇:“醉”享两节味道——北诗镇邀您红红火火过大年喽! 下一篇:高平市北诗镇邀您红红火火过大年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