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成功案例 > 文章内容

掠过秀月街的秋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1-11-23 阅读:

  记得那时我正读初三,着装还是那么土。到了青春期的孩子们好像都对运动装情有独钟,没有统一的校服,却有了各种各样杂牌的运动装。那时候,运动鞋也有了变化,不再穿涂抹着白粉的球鞋,大都换成了有点儿弹力的运动鞋。似乎都躲不过青春的萌动,校园里经常见到男孩女孩成双入对的身影。他们以为老师并不知道,其实老师都是过来人,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用现在的话来说,我做了电灯炮,好像保镖一样跟在一对有情人的后面。女孩住在秀月街。我们便一道往那里去。那时,总觉得大连很大,秀月街在哪里并不知晓,仅知道是在岭前的前面。岭前具体在哪儿也说不清,有人说是八一路,有人说是桃源街,岭前大狱、岭前农场、岭前商店,还有岭前电影院,都带着“岭前”两个字。

  虽然已经秋凉,拖着大辫子的102路(现2路)上全是人,挤得要命。大家都习惯了,似乎只有这样才叫坐车。每靠一站,非但没有下人,反而涌上更多的人,挤着挤着便是摩擦,只见动嘴却不见动手,也算是文明城市的文明乘客。车到站了,吵的人累了,看的人也厌了,该下车的也下车了。

  跨过窄窄的秀月桥就是秀月街,因为临近海口的缘故,空气中带着淡淡的咸味儿,还有一点点潮儿。他们有说有笑,我却心不在焉,无聊地看着一路的风景。街旁都是二层的小洋楼,红砖绿瓦,青石灰岩,既有方方的平顶,也有斜翘的尖顶,还有圆圆的洋葱头或各式的六边形。那些砌着花边矮墙的院落里种着樱花、松柏之类的花丛树木。因为没有高楼,她用手一指,我们就看到山坡上的家。

  可能是怕大人看到,女孩不再让我们陪她,一个人沿着山坡独行回家。我们遂站在坡下看着她的背影。好似爱情电影结尾儿一般的花絮,幽幽的小路上有大人和孩子下来,自由的山猫懒懒散散,散养的土狗撒欢儿奔跑。天空蒙上一层淡墨,轻轻划过闪儿,便垂下了月光。渐渐的那些洋房里逐一亮起了灯,点点闪闪。那些爱睡懒觉的夜虫儿悄悄地爬出来,躲在角落里唱起了秋歌。

上一篇:南极犬牙鱼渔获量大幅下滑供需失衡价格飙升 下一篇:宁波口岸前三季度进口水产品20亿元!鲣鱼、南极犬牙鱼和长鳍金枪

相关阅读